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与草原共同成长的孩子 读作家鹿鸣新作《草原之鹰》有感

来源:金沙澳门官网app下载 - 本就如此简单 | 晓雨  2018年12月04日00:08

草原,像韩愈诗中所写的那样”春色遥看近却无”,即便过去多年,她永远也是心底那一抹绿色。

《草原之鹰》就是这样一部回忆式的,遥看草原并呈现草原一切美好、且有着草原青草香味的心灵成长小说。

她纯净。她透明。她的语言像蔚蓝的天空一样静谧。她的意境像幽谷的鸟啼。尤为重要的是小说所讲述的草原故事,像春天草原上绽放的花朵,美不胜收。读过它,才知道童年的草原依然如摆放在手边的记忆,触手可及。依然如远去的梦境,在极目远眺中,回味无穷。即便是一次次的别离,一次次的伤怀,那童年的感觉依然如昨日的自己,楚楚动人的矗立在那里。

故事发生在神秘又遥远的内蒙古大草原。故事展开,一个草原男孩就扑入我们的视野,他沿着西辽河奔跑,他要去找他的好朋友那日松玩。他的朋友那日松和他的哥哥旭日干时常会骑着马替他们的阿爸放羊。他的朋友那日松有一根小马鞭,他们就是在他玩过那日松的小马鞭后立刻成为朋友的。那日松有一匹名字叫烈焰的枣红马。他骑过他的枣红马,他是骑了一次就学会了骑马。他现在走得这样急,是想快点到达小树林那儿。虽然他的朋友不一定天天摇着小马鞭在那儿放牧,但是他愿意天天去看一趟。

由于特殊的原因,济尔嘎朗还在襁褓里的时候就被寄养在他那在寺庙里当喇嘛的太爷那里。他与图门吉日嘎拉是师兄,可是他要念经。尽管太爷百般地呵护他,但是济尔嘎朗还是觉得缺少点什么。他没有玩伴,那日松是他唯一的童年玩伴。那日松住在大草原上跟随父母游牧。虽然路途遥远,但是这丝毫也动摇不了济尔嘎朗去找他玩的决心。那日松和济尔嘎朗的友谊超过了和他哥哥的友谊,那日松可以把小马鞭交给他,那是不得了的友谊了。要知道在草原上人们看重马鞭就像看重马一样的。

他发现了树下的一只幼鹰,它正受三只乌鸦的侵犯,原来它的一扇翅膀受了伤。他想救助这只小雀鹰,可是小雀鹰虽然受了伤,却还是那么凶悍,他根本没有办法接近。他只好放弃。他去驱赶那三只乌鸦,那三只乌鸦调皮极了,站在树枝上跟他周旋到了很晚。最后他使了点小计谋,终于抱住了受伤的幼鹰。他用从乌兰婆婆那里学到的敷药知识给小雀鹰的翅膀敷了药,考虑到小雀鹰晚上可能会遭到狼或者其他动物的伤害,他将小雀鹰带回了家。

为了给小雀鹰找吃的,济尔嘎朗一趟趟往草原上跑。他需要那日松和旭日干的帮助,而那日松和旭日干都愿意帮助他。转眼,那日松跟随父母转场去了夏牧场,济尔嘎朗感到了失落,他不得不和好朋友暂时分离。

但是他依然要忍不住带着幼鹰去那日松的家,寻找一种家的温暖,可是他们曾经住过的地方已经长满茂密的青草,他躺在草地上,回忆着他和那日松他们去树林里寻访鄂伦春人的情景,他是多么想念他的朋友们啊。

小雀鹰的伤终于好了,济尔嘎朗意识到小雀鹰又将离开他,太爷告诉他:“鹰是属于天空的,蓝天才是它的归宿。”济尔嘎朗一次又一次带着小雀鹰到草原上练习飞行,终于有一天小雀鹰飞走了。小雀鹰的离开,使济尔嘎朗又一次陷入失落中。就在那个时候一只小山羊闯进了寺院,济尔嘎朗欣喜若狂,他给他取名小木桩,因为它头顶上有两个小木桩似的小角。济尔嘎朗带着它到处寻找失主,可是这个时候牧民们都转场去了夏牧场,根本就找不到失主。济尔嘎朗带着小木桩遇到了采摘草药的乌兰婆婆。乌兰婆婆告诉他,那只山羊可能来自湿地,她说她在北部的湿地见过这种山羊。济尔嘎朗还搭乘别人的马到那达慕大会上去找失主,在那里他意外地看到了那日松,他参加了赛马。济尔嘎朗是多么高兴啊,虽然后来那日松并没有得奖,但是他说他明年还会来参赛的。

济尔嘎朗决定收养小木桩。他兴高采烈地帮小木桩搭蒙古包,连寺院大师傅也来帮助他一起为小木桩搭房子,可是房子搭好了,小木桩却不见了。济尔嘎朗难过极了。他的朋友图门吉日嘎拉告诉他,小木桩的离开可能跟他搭房子这件事有关。他的朋友说:“小木桩是有灵性的,它能看懂人类正在做什么。”

济尔嘎朗惊呆了,他只是搭了一个小房子,并没有想把它关起来。他像一头愤怒的狮子,他懊悔自己搭蒙古包,他控制不住自己的冲动,噼噼啪啪踢坏了小房子,然后冲了出去,冲进了大草原,他向着北方跑去。

他不知自己跑了多久,也不知自己跑到了哪里,他只知道自己在向着一个地方跑去,一个心中的地方。他在朝着心中的一个地方跑去,那里,任何失去的东西都能找回来……太爷说过,只要心中想着那个地方,就一定能到达那个地方。后来他晕倒了,天旋地转。等他醒来,他才知道是一个湿地老头救了他,原来他跑到了湿地。

在那里,他仿佛得到了重生。湿地老头悉心地照料他,使他免遭死神的威胁,他苏醒过来了。以前他一直不能理解什么才是真正的得,什么才是真正的失,在这里,从巴音身上,他体会到了得便是失,失便是得的道理。他知道了,草原上的动物都是精灵。他喜欢巴音救助的小山狐和小斑点,喜欢蓑羽鹤小娜……后来,巴音把他送回了家。

一天早晨,太爷换上了便服。“朗儿,”太爷用十分欢喜的语气说,“我们的亲人在大城市等着我们,我们马上要与亲人团聚喽。”可是不知为什么,要与家人团聚了,他反而变得心神不宁。他不知道从没有在一起生活过的阿爸阿妈会不会像太爷待他。

他们终于走出了大草原,来到一座海滨城市大连与家人团聚,可是,一开始强烈的反差使得济尔嘎朗不能适应这里的生活。在学校里语言不通,常常与同学发生矛盾;在家里与父母在心理上产生的隔阂,这种种矛盾使得济尔嘎朗一度想逃离这座城市,他宁愿和太爷回到大草原去。太爷循循善诱,告诉他,不能有一点点挫折就喊 “不行了”。要像凤凰鸟一样地飞翔,为着一个目标,不停地飞翔,一生只落地一次,那就是它生命终结的时候。

后来,他迷上了画画,他特别喜欢连环画《林海雪原》,一放学他就模仿着里面的插图画画。他崇拜故事里的那些英雄,正当他如痴如醉地为了一个画家梦努力时,有一天,太爷突然离开他,回到大草原去了。太爷的离去对他的打击太大了,他不顾一切地冲出家门,他要把太爷追回来,他要去找那个送走太爷的火车站……可是,他跑啊跑啊,他不知道那个火车站在哪儿……他来到了海边,苦苦回忆与太爷生活在一起的一个又一个细节……